深圳堂堂舆情事件内情:或起因现场检查出问题后继续接单ST项目

原标题:21调查丨深圳堂堂舆情事件内情:或起因现场检查出问题后继续接单ST,所长回应“不放弃A股业务”

“这次调查对我们的影响比较大,有客户在我们被调查后,因为监管压力已经决定换所,还有一些上市公司客户也摇摆不定。”

近日,深圳堂堂所长兼首席合伙人吴育堂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道。

距离证监会公布立案调查深圳堂堂会计师事务所(以下简称“深圳堂堂”)已经过去一周,监管的余波还在持续扩散。

2月23日,ST网力披露称,决定取消聘任深圳堂堂为公司2020年审计机构。

剔除ST网力,深圳堂堂目前还有三家A股客户,分别是*ST新亿、*ST金洲、*ST斯太。

而更早前,因被深交所质疑”深圳堂堂执业质量”、“花钱购买审议意见”,*ST赫美取消聘任深圳堂堂,并加增20万元审计费,改聘众华会计师事务所。

最新一轮舆情的发酵则让业内人士大跌眼镜。证监会的立案调查和点名批评后,2月22日,深圳堂堂在官网发布的一则《奋力开创中小会计师事务所从事证券服务业务新局面——深圳堂堂会计师事务所牛年致词》的万字长文,希望监管部门不要“行政干预”市场行为,还称监管部门“监管失职”。

按照相关人士透露,深圳堂堂确在证监会现场检查并查处相关问题之后,存在继续接受ST项目的情形,或是这一情形引发了相关部门重视。

*ST新亿“保壳”风波B面

“1月18日,深圳证监局曾过来检查,但(关于立案调查)目前没有什么进展。”吴育堂说道。

而就在检查后的一个月,2月19日,证监会在官微平台发布消息称,关注到深圳堂堂会计师事务所陆续承接上市公司年报审计公司的情况,并发现其在执业过程中存在诸多问题。证监会已对*ST新亿及深圳堂堂涉嫌违法违规行为立案调查。

这一举动,揭开了节后监管层进一步强化审计机构监管的一角。

为何是这家名不见经传的小会所引起了如此轩然大波呢?

根据启信宝,深圳堂堂成立于2005年1月11日,注册地在深圳市福田区,首席合伙人为吴育堂。2020年9月,深圳堂堂通过财政部和证监会从事证券服务业务备案,开始承接上市公司年报审计业务。

截至2021年1月15日,公司从业人员55人,合伙人4人,注册会计师13人,从事过证券服务业务的注册会计师7人。从规模来看,深圳堂堂在国内是一家中小会计师事务所,但其官网介绍中,其表示曾参与多家大型企业的审计服务,具有上市公司、新三板公司、国有大中型企业等各行业多方面丰富的审计和咨询服务经验。

其宣称曾参与的具体审计项目及客户包括:深圳发展银行、深圳宝安集团、深圳鸿基股份、深圳方大集团、国信证券公司、国泰君安证券公司、长城证券公司、天元证券公司、新亿股份、烯碳新材、达实智能IPO、恒星科技IPO、美的集团、劲嘉彩印、柳工机械、科陆电子等。

深圳堂堂首次进入公众视野,始于2020年3月,彼时,新《证券法》正式实施,会计师事务所从事证券服务业务的行政许可调整为事后备案管理,深圳堂堂在全国率先承接上市公司新亿股份年报审计业务,并出具审计报告,成为新《证券法》放开会计师事务所证券资格要求后,第一个吃螃蟹的会计师事务所。

但在随后的审计过程中,深圳堂堂与新亿股份的合作却并不顺畅。

首先,作为一家被实施风险警示的企业,*ST新亿的资质并不好。该公司因资金占用、违规担保等问题,公司早已徘徊在退市及破产边缘。其公司大股东涉嫌侵害上市公司利益,曾被证监会严厉处罚。前期,公司已分别于2015年、2019年、2020年三次被证监会立案调查。

截至去年三季度末,公司账面货币资金仅剩10万元,其余资金都通过多种方式流出了上市公司。员工人数也从原来的514人,下降到14人。

自2013年起,*ST新亿历年分别被出具无法表示意见、保留意见、带强调事项段的保留意见、保留意见、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其中2018年,*ST新亿在被四川华信出具了拒绝(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后,选择了换所。

按照《股票上市规则》相关规定,已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公司,最近一个会计年度的财务会计报告仍被会计师事务所出具“无法表示意见或者否定意见”审计报告的将被暂停上市。这也就使得,*ST新亿2019年的年报审计意见将至关重要。

2020年8月27日,*ST新亿审计报告出炉,审计意见为“保留意见,这是深圳堂堂发布了的首份A股上市公司审计报告,同时也是A股历史上首份无证券经验会所出具的审计报告。

在这之后,深圳堂堂的A股审计业务正式被打开,ST金洲,St赫美,ST网力分别于今年1月5日,1月20日和1月28日发布公告称,拟与深圳堂堂“联姻”。

“遭立案”或源起现场检查

然而,本以为这份“力挽狂澜”的审计报告会成为业务开端的深圳堂堂,却进入了另一个深渊。

2月3日,ST新亿在问询上交所回复函时透露,“深圳堂堂会计师事务所于 2021 年 1月 18日收到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调查通知书,调查与公司 2019年审计业务有关”。

一石激起千层浪。包括ST网力在内的多家上市公司对深圳堂堂望而却步。

早前,原本意向聘请深圳堂堂的新三板企业超能国际和上市公司*ST赫美在遭遇监管问询后,纷纷取消原聘请意愿,转而投向其他中介机构。

2月22日,面临业务旋涡的深圳堂堂开始了“反击”。

在牛年致词中,深圳堂堂称“中小会计师事务所是已经备案证券服务业务会计师事务所中的弱势群体”,而“监管部门不能不仅不关心、关爱、支持弱势群体,反而从严从重从快打击弱势群体,对中小会计师事务所实施特别‘严监管’‘零容忍’的措施,针对性、选择性执法,先入为主搞有罪推定,动辄立案调查,势必严重打击中小会计师事务所参与证券服务业务的信心和决心”。

同时,深圳堂堂还表示,希望能够正常承接证券服务业务,希望监管部门少些事前行政干预,加强事中事后监管,依法保障中小会计师事务所的执业权、生存权和发展权。

这一“激烈”的对抗态度,瞬间引发了市场诸多争议。

眼下,由于立案调查结果尚未揭晓,深圳堂堂在*ST新亿的年报审计业务中是否履行了“勤勉尽责”义务尚不得而知,但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深圳堂堂在*ST新亿的年审业务之所以受关键关注,或起源于2020年9月的现场检查。

深圳堂堂在“牛年致词”中的回顾对*ST新亿年审的情况,据其介绍,2020年3月24日至2020年8月31日,深圳堂堂对ST新亿实施审计,由于是中小会计师事务所第一次承接证券服务业务,审计准备不太充分,内部意见不太统一,7至8月也面临新疆严重的新冠疫情,审计人员、上市公司人员均被单独隔离,给审计上市公司带来严重困难。

2020年3月至4月,新疆证监局约谈二次,均对项目组成员提示风险和进行交流,并要求堂堂出具新亿审计报告后2个月将归整好的审计档案寄到新新疆证监局进行质量检查。

2020年8月28日出具审计报告并公告,9月1日解除新冠疫情隔离陆续回到深圳,9月4日回复上交所的《2019年年报披露及审计等相关事项的问询函》,9月8日下午深圳证监局约谈,即收到中国证监会深圳监管局进行现场检查的通知,9月15日即对堂堂进行了现场检查,带走所有审计底稿进行检查。

在深圳堂堂看来,根据《中国注册会计师审计准则第 1131 号——审计工作底稿》关于“审计工作底稿的归档期限为审计报告日后六十天内”的规定,监管层在发布审计报告的20天内带走审计底稿的行为,或有失偏颇,没有对深圳堂堂与其他大所一视同仁。

在业内人士看来,现场检查是日常监管手段之一,现场检查发现重大问题线索的才会移交立案调查。

这也就意味着,或在2020年9月15日的现场检查过程中,监管层已经查证到相关线索。

而对于现场检查的情况,深圳堂堂却并没有对外公开,并在随后的时间里,继续与ST企业接洽业务,并先后与ST金洲、*ST赫美、ST网力等公司达成合作意向。

“不放弃上市公司业务”

尽管距离证监会宣布“立案调查”已过去了一周时间,但在深圳堂堂的官网首页,仍用显眼的字样标志着“中国第一家出具A股上市公司审计报告的中小会计师事务所”。

虽然双双遭到立案调查,但却丝毫没有影响*ST新亿与深圳堂堂的后续合作。

2月23日,*ST新亿披露称,公司决定续聘深圳堂堂为公司2020年审计机构。

值得一提的是,由于深圳堂堂被立案调查,该续聘审计机构议案遭到了*ST新亿独立董事黄建国的反对。

另外,对于续聘深圳堂堂为审计机构一事,上交所也向*ST新亿下发了问询函,要求*ST新亿核实并披露在深圳堂堂已被立案调查的情况下,续聘深圳堂堂作为公司2020年年审会计师的原因及合理性。

公告显示,*ST新亿2019年审计报告签字会计师吴育堂和刘润斌,继续参与公司审计业务,担任项目合伙人和质量控制复核人。

24日,吴育堂向记者表示:“我们不会放弃上市公司审计服务这一块的业务,我们是已经在相关部门备案了的会计师事务所,服务上市公司是我们长期的目标,不会因为任何事情放弃。但我们在执业过程中会更加控制风险,提高专业能力和审计质量,把上市公司审计做好。

不过,对于一家正在遭遇“立案调查”的中小型会计师事务所而言,其上市公司审计业务必然会受到不小的波折。

“虽然立案调查结果还没有发布,被调查方还能正常开展各项业务,但是上市公司出于免受牵连的目的,尤其是有资本运作打算,如再融资,并购重组等计划的企业,大多都会选择换所,事务所各项业务受到波及是肯定会发生的事情,只是相对于大所而言,小所的抗风险能力更差,本来客户就不多。”华南一家从事证券业务的律师受访指出。

事实上,从早前正中珠江、瑞华等大型会计师事务所的遭遇便不能看出,业务丢失或在所难免。

如2019年7月,瑞华因被卷入康得新造假案被立案调查,随后便遭遇上市公司排队解约外,更有33个IPO项目被叫停,13家公司再融资中止审查。当年(2019年),瑞华A股年审客户只剩27家,较2018年的326家下滑超九成。

更早时候,广东正中珠江会计师事务所因为康美药业“299亿货币资金蒸发”被立案调查后,其20余家普通审核流程IPO以及3家科创板项目利元亨、科前生物、联瑞新材全部摁下“暂停键”。

(作者:杨坪 编辑:李新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